生态头条
生态头条

“108好汉”以身试疫苗:英雄这个头衔太重了,我们受不起

时间:2020-04-09来源:网络整理

  任超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迟到”这个词和马拉松跑者似乎并不相称。他伸出胳膊挽留护士,“给我打吧!给我打吧!”

  前一天晚上,任超接到武汉疾控中心电话,通知他通过了新冠疫苗志愿者体检。3月19日一早,他必须完成工作单位的请假流程,10点半赶到医院时,第一批低剂量组志愿者们的采血样本已经送走。

  “回去吧!明天再来。”任超听着护士的安慰,焦虑极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有机会接种疫苗。

  20日下午,经过5个小时的等待,他如愿接种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成为一期临床试验的038号志愿者。但比起19日接种的志愿者,任超觉得自己运气差,“没能和陈薇院士合影呀!”

  3月16日,由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科研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受试者招募同步展开。仅仅一周,武汉当地报名人数将近5000人,科研团队不得不提前关闭报名通道。

  从“00后”到“60后”,学生、护士、电影人、渔具店老板、电信客服……一批最先接受试验的志愿者们陆续在社交网站亮相,他们或分享感悟,或大晒伙食,或是当起了推介农产品、介绍武汉方言的云导游,收获了大批粉丝。

  从3月31日起,陆续有志愿者结束医学观察。截至4月8日,重组新冠疫苗一期临床试验的108位受试者中已有90名志愿者平安归家。

  “离开时我又拍了一次CT,身体状况良好。”004号志愿者靳官萍在自己的日志中汇报。

  108好汉

  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一期临床试验,需要将疫苗注射至完全健康的志愿者体内,以观察疫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试验分为3个组别,低剂量组、中剂量组、高剂量组,每组36人。

  武汉市常住人口、身体健康,是参与试验的必要条件。

“108好汉”以身试疫苗:英雄这个头衔太重了,我们受不起

  任超在跑友群里看到新冠疫苗志愿者的报名消息,悄悄线上填了资料,没敢告诉母亲。任超是武汉大学保卫部的职工,也是一名有着4年跑龄的马拉松爱好者,他对自己的身体素质很自信。

  “总觉得欠了一个大人情,现在我可以回报大家了。”成为新冠疫苗志愿者,像是任超终于等到的机会。在武汉土生土长的任超从没想过,有一天家乡变成灾区,自己成了灾民,“我也领过爱心菜,有一回领到的腌菜,明显不是来自食品厂的流水线,一看就是谁家做了捐出来的。”通过志愿者体检后,任超宽慰母亲时,单身成了他的“优势”,“我这样单身的人不去,难道要让有儿有女的人去吗?”

  “逃避”,47岁的老闫报名志愿者的理由看似突兀,“50多天天天在家除了做饭,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在体检中心,一身迷彩服、戴着自备防毒面罩的朱傲冰引人注目。“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3月19日,退伍军人、湖北工程大学学生朱傲冰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他与疫苗研制者陈薇院士的合影,还有一张志愿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登记表。

“108好汉”以身试疫苗:英雄这个头衔太重了,我们受不起

  严格,是所有志愿者对体检的评价。年龄18至60周岁,胸部CT影像正常、咽拭子核酸阴性、血常规正常……共有30多项纳入标准和排除标准。任超记得一位五十多岁中年人因为血压高被“淘汰”时神情沮丧,“他几乎是在求医生,‘我们这个年龄没有这些东西,真的很难,你就直接给我打吧’”。

  而在疫苗接种前,没有哪个志愿者能真正平静,“试验”二字总是搅动心绪。

  006号志愿者向亚飞身材高大,注射之前独自在家的他给自己打气,但还明显感到心跳加快,他用手机不停百度疫苗相关的科普文章,“对于未知,人总会抱着一种恐惧。”

  体检时,任超便已经被告知注射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和医疗应对,同时也有工作人员强调,只要疫苗未注射到体内,志愿者随时可以退出,不用承担责任。注射前,任超一晚没睡,他忍不住担心,“毕竟这是第一次对人体进行临床试验,谁都会担心对身体造成的负面影响。”

  陈薇院士团队7人已经注射疫苗的消息给了任超底气,“作为一个退伍复员战士,没有理由不相信我们的军事科学院。”

  一小瓶疫苗被抽进针管,作为中剂量组志愿者,任超伸出手臂,随后针头扎进左上臂外侧,十几秒,疫苗注射完成。“那一针打上去,所有的不安都消失了。”

  “针很细,打完没什么疼痛感。”作为高剂量组志愿者,084号莫诗琦在3月25日接种了疫苗。两日后,108名重组新冠疫苗接种志愿者全部到位。

  疫苗日记

  接种后,所有疫苗志愿者需要在武汉蓝天花园酒店进行14天疗养观察。

大家都在评